找回密码
开启左侧

日本女权魔幻史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3-5-13 12: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各地不少地区都曾发起过轰轰烈烈的女权运动,妇女地位有了极大的提升。但是,有些地方的女权最后却演变的越来越魔幻,不仅没起到正面作用,反而带来很多负面不良效果,比如日本,在二战结束前,日本女性地位低下,她们结婚后不允许工作、不允许忤逆丈夫,只能贤惠务实地在家相夫教子。

但随着日本战后经济腾飞,女性受教育机会开始增多,由教会、女性独立主义者开办的女子大学越来越多,许多名牌私立大学也开始扩招女性学生。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再甘于当一个家庭主妇,她们开始走入职场,自己赚钱养家。这也意味着女性拥有了独立的经济来源,不再是男人的附属品,日本女性的财富开始快速积累,消费能力也进而突飞猛进,伴随着女性消费能力的崛起,服装、化妆品、奢侈品、美容美发等女性向行业也一并迎来了黄金期。

在政治层面上,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在政坛中崭露头角,女性议员在议会的席位越来越多。

女性议员拥有稳定而庞大的群众基础,随之,有关女性权利的法案也应运而生。其中,包括“男女同工同酬、企业和政府机构用人不能歧视女性、婚姻法中扩大女性权利”等。

可正当日本女权运动逐渐走向高潮的时候,事情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首先,资本在日本女性消费热潮中赚到了超额的红利,为了进一步促进女性消费,产品的营销广告开始与女权主义挂钩。女性权利物质化,是资本引以为傲的“摇钱树”。
1.png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钻戒、珠宝等定义的延伸。把钻戒与婚姻相绑定,正所谓“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在日本经销商的包装下,钻戒不但能代表婚姻,还可以代表都市女性、不婚主义等等范畴。

与此同时,标价昂贵的晚礼服,从晚宴的“应急产品”一下被包装为女性的必需品,以至于不论是日常生活还是社交活动,很多女性都会盛装出席。

资本鼓励女性消费,更鼓励女性将物质与幸福挂钩,以至消费主义盛行。在日本银座的餐厅里,相继推出了“情侣套餐”,原本几千日元的菜品被包装到3万到5万日元不等。同时还鼓励男性选择在高档餐厅约会,甚至下定义:不带女人在这里用餐的男人,不值得托付终身。
2.png
在“恋爱资本主义”盛行的当时,日本男性请女性吃饭基本都5万日元(以现在汇率换算约为2785元)起步,小礼物没个4万日元都拿不出手,过一个平安夜基本40万日元(以现在汇率换算约为2.23万元)就没了,而当时日本普通打工人的月薪,只有30万日元(以现在汇率换算约为1.67万元)。

资本通过媒体向女性输出更物质化的价值观,潮流被冠上了“女人幸福”、“爱情美满”等标签,非常迎合在经济上逐渐独立的“新日本女性”的品味。各种媒体上到处都是介绍如何通过买礼物博得女朋友欢心,如何讨好女人,逢年过节必买礼物,这也让一部分日本男性越来越累,男性的恋爱成本和风险被大大提升,门槛高了,放弃的自然也多了。

在经济与政策的刺激下,一部分日本女性开始兴风作浪,以女权为噱头输出畸形的价值观。

1992年,在女性杂志上刊登了《平成女性的四名男友》的文章,文章以第一人称记叙了东京女性的日常生活,并提出了新名词“恋爱资本主义“。

文章中所谓的四名男友,其实是四种男人,分别是“跑腿男、买单男、礼物男和本命男”。这四种男人各司其职,满足女性在各种层面的需求。

“跑腿男”指的是收入普通、相貌一般的男性,用于给女性跑腿、处理各种杂事。“买单男”指的是经济实力雄厚的男性,负责和女性去高档场所消费时的买单。礼物男”是在特定节日送出惊喜礼物的男生,比较很多日本女生都喜欢仪式感。而“本命男”则专门负责谈情说爱,是女性的精神归宿,可以穷,但一定要长得帅。

是的,这篇文章很清楚“有钱、有颜、有情趣、有思想”不太可能同时出现在同一名男性身上,所以鼓励日本女性同时找四名男友,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享受“幸福”。

不少刚步入社会的日本年轻女性,对这样的价值观趋之若鹜,纷纷效仿文章中的女主,同时与多名男性交往.....成了“海王”。

随着政治上女性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一些矫枉过正的法案也得到了通过。例如:增加女性婚假与产假的时间、禁止女性加班、让企业在情人节、圣诞节等西方节日中给女性员工更多的物质福利等。

法律上,在强奸罪与猥亵罪重新进入日本大众视野后,日本女人认为自己被“骚扰”的定义也变得逐渐宽泛。

1991年,大阪电车上一名男性在早高峰时段,不小心用手触碰到女子的肩膀,就被该女子告发性骚扰,在不接受和解的情况下,这名女子仍然坚持起诉。虽然最后因证据不足,男子的性骚扰罪名不成立,但连日的官司也让这名男子失去了工作,家门口天天收到恐吓信,最后被迫离开大阪。

由于日本当时主流思想倾向女性,所以在社会层面,人们都愿相信男子真的有意骚扰女性。

无独有偶,1991年,一名女性员工举报男性领导每天都会给她发超过5篇电子邮件,尽管内容都是与工作有关,但仍然被当时的社会认为是职场性骚扰,最后导致领导被迫辞职,换成了女性领导。

在外界舆论与女性议员的集体施压下,日本各县地方政府开始相继推出女性车厢,以保证女性不会被骚扰。与此同时,女性车位、女性用餐区也随之设立,几乎所有公共场所都设立了只允许女性使用的单独空间。这让社会层面的男女对立更加极端化,许多日本男性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开始刻意远离女性,免得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

随着日本女权的不断扩大,部分女权主义者开始有了优越感,并对男性产生歧视,两性之间走向对立。男领导给女下属发邮件,是职场性骚扰,男同事看了女同事一眼,是心怀不轨,男性只要与女性发生身体接触,就是猥亵...

很快,日本女权也找到了“财富密码”:比起学术思辨的女权,对男性直接破口大骂的“女权”更具有传播性。

日本还慢慢涌现出了一批“平成新女性”。她们相较于“恋爱资本主义”最大的区别便是——干脆连恋爱都不谈了。她们主张女性也能创造美好生活,所以要追求“自由”,不跟“臭男人”结婚,婚姻是对女性的压榨。

据说从2019年至2022年日本有六千多起猥亵事件,其中80%都是假的,女生通过:“啊,她猥亵我”这种方式进行无成本诈骗,而男性如果不赔偿,就会被网暴社死甚至坐牢,随后,日本男性发现,在日本法律中猥亵罪要判1-3年,但打架斗殴只判1-15天,于是只要有女权讹诈,日本男生就会以武士决斗直接开启真人快打,即使警察到场也只能以斗殴处理,而男方可以请律师控诉是女权要求和我进行武士决斗的。

于是,舆论氛围开始变得乌烟瘴气。日本女权的发展也从最开始的合理需求逐渐走向极端与病态。

就在男女对立越来越激烈的时候,日本的经济泡沫被戳破,这也让日本女权运动迎来了巨变。

经济进入大崩盘时代,日本1991年的求人倍率是2.86,这意味着大学生一毕业,有2.86个岗位在等着他们。而2000年的求人倍率仅为0.99倍,也就是说,不管怎么着,总有1%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饭都快吃不起了,自然也没人有精力去扛女权大旗了。

僧多粥少,必定就会形成「内卷」,于是,日本青年一头扎进职场内卷的滚滚洪流,看最后谁能成为“卷王”。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男性与女性生理构造上的差别,让男性能更好适应高强度的工作,此外,女性职场成本高的认知已经被建立,大量女性从职场被驱逐,即便留在职场,也要受到薪水上的区别对待。

日本企业不愿意再雇女性员工,日本男性不愿意接触女性,或者不愿意为婚姻负责。因为雇佣女性等同于冒险,一旦该女性是极端女权主义者,那么企业或个人就会有万劫不复的灾难,所以这个时候明哲保身成为了最普遍地解决问题方法。

比如,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2019年“工资结构基本统计调查”就显示:男性平均月工资33.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23万元),女性25.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6万元)。女性的平均月工资只有男性的3/4。而这个惊人的差距,竟是自有统计数据以来最小的一次。

在这场职场内卷大战中,女性没能笑到最后,大部分都被厮杀出局。摆在被卷出局女性面前的退路,就是回归家庭。

可她们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选择权,还在职场里卷着的男性,觉得自己掌握着财政大权,自然不会再给女性提要求的机会。

被卷出职场的男性更是选择躺平:既然我没钱,那我就不谈恋爱不结婚了,这样也不会踩“压榨女性”的雷。

主张女性特权的人,她们因为过分提出诸多不合理的需求而破坏了整体日本女性在日本男性心目中的形象,她们在特定时期主张不合理的需求,让日本男性对女性望而生畏。有些日本男性丧失了求偶的欲望,不愿意为婚姻与爱情负责,这也造就了日本今天的低生育率与人口老龄化危机,日本男性开始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愿意付出本应付出的责任。

这也就解释了宅男文化为什么会在日本兴起:我的“纸片人”能歌善舞,还不用买包买房,这不比结婚香吗?

这时候的日本,就发生了很有意思的现象,女性比男性更渴望婚姻——

2016年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的调查问卷显示:希望结婚的男性只占38.7%,妇女则占59%。

忙活了一圈,日本女权主义啥也没捞着,择偶标准甚至还从以前的三高(高学历、高收入、个子还要一米八以上)降到了只要有工作、不家暴就行。

更严重地是日本女权的副作用,曾经过分追求女性特权后,开始反噬女性自己。当个人行为上升到社会层面的问题时,日本男性已经给日本女性贴出了苛刻、惹不起、不敢接近的标签。当极端女权被过分曝光后,日本男性不再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去甄别哪些女性是正常的、哪些女性是偏激的。

就好比当老人讹人事件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不再会去鉴别老人是否需要帮助,一律选择不扶。毕竟这样才是最保险的。

日本女权的没落给世界女权运动敲响了警钟。造成今天的惨剧,本质原因不是因为女权运动不对,男女平权、妇女能顶半边天,本来就是女性应当争取的正常权利。但女权运动的普及缺乏客观、理论化的方法,导致许多女性错误地将女性特权当作女权,从而扰乱了正常的女权运动。

另一方面,资本介入意识形态的革新后果是很恐怖的。当资本为了博取流量或促进消费的时候,就非常容易将女权运动扁平化、物质化,从而衍生出各种畸形的价值观与消费观。一旦矛盾上升到社会层面,极端女权的副作用就会反噬更多无辜的人。


点评

海!外直播 v.ht/33338 禁闻视频 v.ht/aaaay 河南交通厅长曾锦城上任写血书:"...保证不收一分钱"被判15年.二任张昆桐口号:"廉政..."被判无期.三任石发亮提出:"一个廉字值千金"被判无期.真是前腐后继--古今一大奇观   发表于 2023-5-13 15:22



上一篇:ChatGPT:等自己变优秀了再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还来得及吗?
下一篇:大龄剩女的痛点
记录分享点有意思的安全信息资讯,欢迎讨论交流。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23-5-13 13: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日本相比,韩国的女权无疑更加极端,男女之间的对立更加激烈。韩国女权将女性拜金的原因归咎于男性的不努力和能力不足,女生过不上理想生活的责任仍给了男生。但问题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应该依靠自己去努力实现吗? 人都是很难接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但从别人身上找原因的话就容易接受多了,许多日子过得不怎么好的女性把生活过的差的原因推给另一半,于是,她们对自己的生活有多不满意,对男生就有多仇视。

像Megalia这样激进女权组织在韩国有好几个,它们打着女权的名号,干了很多畸形极端的事。这个组织主张“女性至上”,倡议“消灭男性”,偷拍男性发到网上,网暴、侵犯隐私是她们反攻男性的方式。她们还会将自己流产的男婴拿去喂狗、对自己家的男性亲人也毫不留情,自己诞下的男婴,也被称作“寄生虫和畜生”,在论坛大发特发男性被切割生殖器后的无码照片,甚至,连公猫都不放过。最终,“Megalia”这种极端反社会、反人类的女权组织被韩国政府封禁。

韩国的男性也给出了应对的方法。在需要花钱的地方和女性实行AA制,你要敢说男的应该多付一点钱,那你就是在搞歧视,甚至有人提出韩国的女性要和男性一样服兵役。在女权极度膨胀后也出现了各种仇视新名词,如:

一、大酱女 (된장녀):省下基本物资追求名牌的女性;

二、泡菜婊/泡菜女 (김치걸/김치년):拜金、虚荣、爱抱怨的女性 ;

三、妈虫(맘충):生孩子后和朋友一起喝下午茶的全职妈妈 ;

四、花蛇 (꽃뱀):把男人钱吸光的吸血女(类似于茶叶女托骗钱骗感情);

五、渔场管理(어장관리):韩国版中央空调(一女对多男骗钱骗感情);

六、ilbe虫:韩国母猪教徒。

女厌男,男仇女,韩国男女之间的性别对立甚至已经激进到了性别战争。韩国极端女权不仅把自己名声搞臭了,还成功地把反女权的男性群体,越搞越大。

2018年,一名韩国男性在餐厅吃饭时被控性骚扰一名女性,虽然证据只有受害者的证词,但那名韩国男子还是被判了6个月。这件事激起了男性群体对女权的反对声浪。

2022年7月24日,东京奥运会上,韩国射箭运动员安山勇夺两枚金牌,成为本届奥运会韩国队的首位“双冠王”。然而仅仅因为剪了个短发,就被很多韩国男网民指责,安山剪短发就是个“女权主义者”,不配拿金牌。韩国射箭协会的电话一度被打爆,韩国网民们要求协会出面,让安山道歉并返还金牌。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韩国,76%的20多岁男性和66%的30多岁男性反对女权主义。他们认为女权主义不再是单纯的主张性别平等,而演变成了一种性别歧视和仇恨。

甚至有56.5%的男性表示,如果女朋友是女权主义者,他们会立即与她分手。

超过半数的韩国年轻男性都对韩国女权心生厌恶?这大概已经能说明了韩国男性路人的普遍想法。

韩国男生的举动下去,让韩国女权拿出压箱底的绝招:生孩子警告,她们开始以恋爱和结婚等事情作为底牌,想要威胁男权退让,她们开始指责男性追求女性时太死缠烂打,简直是性骚扰,结果男权表示同意,男女全部同意的情况下,韩国政府颁布了男生向女生求爱超过三次构成轻犯罪的相关条例,于是,就连舔狗男都被逼得走向了男权方,女性失去了恋爱中的浪漫和溢价空间,而这个条例也给了男性借口,一旦被拒绝立马走人,于是很多女性开始反对,失去了恋爱浪漫也无法判断对方真心。女权们指责婚姻对女性不利,男权们直接劝离婚。很多男性在发现不结婚也能过得很好的时候,直接选择不结婚,对于韩国男性来说,不结婚的压力是来自父母传统的压力,而韩国女权恰好打掉了传统秩序和责任约束。

女权和女拳的区别在于各种双标,前者认为男人能做的我也能做,后者认为我要是能做还要男人干嘛?只想优待和坐享其成。前者是事事让着我就是歧视,后者是我弱我有理。还有所谓的仙女不等式,比如女生1米5,等于男生1米8,女生一个月3000,等于男生年薪百万……

当极端女权运动失败后,对于底层女生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首先就是社会对极端女权的容忍度降低,很多女生为此找不到男朋友和工作,她们认为婚姻是对女人的压迫,但是当男性不愿意压力女性的时候,女性反而越来越难过了。同时,田园女权最大的损害还在于误导女性主动放弃在职场上与男性竞争的能力,让那些出身平平的女性放弃了自我奋斗和自我积累的过程而妄图天上掉馅饼,比如女人要精致/干净,比那帮臭男人活的高贵,你不需要努力,你的财富只需要你伸手向男性要那帮舔狗自会送上来等等。这导致她们在职场中的竞争力比不过男性,当经济下行时,最先受到波及的也往往是她们。

记录分享点有意思的安全信息资讯,欢迎讨论交流。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23-5-13 14: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有媒体表示称:为什么德国的女人不喜欢让男人买买买,不要男人上交工资卡?节假日送礼物也是相互的,女生也一样开着拖拉机下地干活,这要从德国的资本说起。很早的时候,资本就知道女人的钱好赚,女人好忽悠,为了刺激女人消费就得引导,引导不成就得诱惑,诱惑不成就挑拨甚至洗脑。但是德国规定在广告时,只能宣传哪个口红好看,哪个色号适合你,不可以说女人不涂口红和男人有什么区别?这样洗脑推销是禁止的。化妆品美容店也绝对不可以说女人不美容男人养小三、男人不为女人花钱就是不爱类似这样挑拨性的鸡汤导购。

还有如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还收脑白金这样违反逻辑的广告在德国也是禁止的。德国也不许一些傻白甜的影视剧去过度宣传女权,当资本无法给女人鸡汤洗脑的时候,节假日也不再是男人的灾难了。
记录分享点有意思的安全信息资讯,欢迎讨论交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17安全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 17安全网

GMT+8, 2024-3-1 08:27 , Processed in 0.228243 second(s), 4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